一分彩

请输入关键字
top
您现在的位置:
正文
贺普仁与《针灸宝库—贺普仁临床点评本》
发布时间:2019-11-01

贺普仁一生博览群书,精研《内经》、《难经》,通览《针灸甲乙经》、《针灸大成》、《千金方》等,仅针灸书就看过二百多本,成为当代针灸行业里读古籍和文献最多的人。经过几十年的积累,贺普仁收藏了大量珍贵的针灸古籍,其中不乏善本、孤本,被誉为国内“针灸藏书第一家”。

借书、读书、买书、爱书、藏书--贺普仁向“书”的纵深方向发展。刚开始,贺普仁只是为了当一名好大夫而奋发读书、不惜重金买书。但当阅读和购买中医古籍到一定程度以后却渐渐发现,在针灸的学术发展历史进程中,有过三部里程碑式的著作,即我国现存最早的医学典籍《黄帝内经》、晋代的《针灸甲乙经》和明代的《针灸大成》,书中分别总结了前人的临床经验和学术思想,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。从明朝至今,已跨越数百年,却没有一套具有重要学术价值的大型针灸典籍出现。而我国近现代针灸古籍的保护整理工作不容乐观,收藏条件相对较差,佚失较为严重。纵览历史,唐朝几乎没有留传下来针灸文献,仅在《千金方》、《外台秘要》中载有少量针灸内容,众多的针灸文献由于战乱等原因而流失。目前,国内针灸古籍分布分散,如不及时系统整理,还将有进一步佚失的危险。对此,贺普仁忧心忡忡。

“和人与人认识是一种缘分一样,人与书相遇也是一种缘分。我本人收藏针灸文献已经几十年了,收集到手很不容易,不仅是经济上的负担,时间上、心力上的付出也是很大的。”贺普仁担忧的是因为霉变、虫蛀、水浸、火烧、盗取等诸多因素,最终造成书的损毁和流失。而中医药古籍作为传承数千年的信息载体,是中国文化的宝贵历史遗产,其不仅在古代是中医学理论发展和实践探索的源泉和动力,而且对现代中医的发展和实践也具有启发及指导作用。因此,在借书、读书、买书、爱书、藏书的基础上,贺普仁又萌生出一个念头——出书,出一套针灸鸿篇巨著!对现存的针灸古籍进行全面系统的整理和收录,将个人的收藏变成整个社会的财富!这个诞生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的念头,刚开始的时候还比较模糊,还不那么强烈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随着收藏的针灸古籍越来越多,这个念头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执著,最终演变成了一个“梦”,一个反复出现的、折磨人的、始终摆脱不掉的“梦”。尤其是看到日本抢在我国之先出版《针灸医学典籍大系》以后,出一套针灸鸿篇巨著的想法就越发强烈。

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贺普仁应邀前往日本为一名官员的儿子诊病。在日本逗留期间,一些针灸同行前往贺普仁下榻的饭店看望,其中有个朋友送来了日本出版的《针灸医学典籍大系》其中的一卷。近二三十年来,日本对于中医古籍,特别是对针灸古籍进行了大规模的系统整理和研究,一九七八年,日本株式会社出版科学综合研究所组织出版了《针灸医学典籍大系》全二十三卷,有关出版社更是从世界范围内访求针灸古籍,已先后整理出版了十四批针灸古籍丛书《临床针灸古典全书》。此外,还出版了六套《东洋医学善本丛书》,共二十余种,几乎全是中国已经失传的重要医籍或版本。

越是了解我国针灸古籍的现状,贺普仁越是心焦。尤其看到日本、韩国对针灸古籍的重视,心里更是有一种使命感和紧迫感。于是,他开始跟周围的人描绘心中的“梦想”——和领导讲,和同事说,和弟子谈——时任一分彩针灸科主任、五十多岁的王麟鹏主任医师回忆说:“最早听贺老谈出书,是他二十多年前刚当住院医师的时候。”年轻气盛、充满梦想、刚从大学校园里走出来的他,听了贺普仁老师出书的“鸿鹄之志”,都觉得“这事简直不可能,干不成”。比王麟鹏年长的人更觉得是“痴人说梦”。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,中医学是其中的一颗璀璨明珠。针灸作为一个分支,其古籍浩如烟海,对现存的针灸古籍进行全面系统的整理收录谈何容易!况且,晦涩的医古文对于只和白话文打交道的当代人来讲简直就是天书啊!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在贺普仁的奔走和呐喊之下,《针灸宝库—贺普仁临床点评本》一书得到了北京市政府、北京市卫生局、北京市中医管理局的大力支持,并被列为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特别委托项目。该项浩瀚的工程于二零零五年底正式启动,由一分彩牵头,中国中医研究院针灸研究所、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学院、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等六家中医机构共同参与,编写人员均为针灸专业人员,其中硕士、博士占三分之二以上。

《针灸宝库—贺普仁临床点评本》在贺普仁所提供的个人收藏近百部明清针灸古籍的基础上,全面收集明清时期一百五十三部国内外现存针灸古籍。按年代先后进行排序,进行横排简体录入。对尚无断句、标点的古籍进行断句和标点。在系统研读的基础上,对版本情况、作者简介、成书背景、本书的基本构成、体例,以及每一部古籍的学术价值、局限性、失误等进行全面点评。着重点评临床应用部分,如腧穴的主治及功用,刺灸法及注意事项,对某些病症的理解及对针灸治疗的总体评价, 某些治疗方法的应用现状及注意事项,医案及个案的分析等。并结合现代医学研究结果进行相关阐释。使之不仅具有文献学价值,对针灸临床更具有指导意义。

针灸在明代的发展十分瞩目,较唐宋以前发展更为繁荣,特别是在注疏古典医著、丰富临床实践经验等方面超过了前代。因此,从某种角度可以说,整理了现存明、清两代针灸医籍,也就意味着整理了我国针灸古籍的精华。

《针灸宝库—贺普仁临床点评本》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官修针灸丛书。在中医学的发展史上,还从来没有对针灸文献进行过如此大规模的深层次加工和整理。它的意义在于其中许多针灸古籍第一次被标点句读,并首匆环植梳版简体的方式出版,方便现代人阅读。第一次从临床实用的角度,对针灸古籍进行全面点评,方便业内人士学习,打破了古籍只藏不用的局限。因为对明清时期国内外现存针灸古籍文献进行了数字化处理,形成了明清中医针灸古籍数据库,所以让存世甚少的中医针灸古籍文献化身千百,永载史册。该部鸿篇巨制的出版有利地保护了针灸古籍,填补了我国在系统收集、整理、研究针灸文献方面的空白,提高了我国在针灸学术和针灸文献研究方面的国际地位,促进了针灸学的发展。如今,一千多万字的《针灸宝库—贺普仁临床点评本》已经获得国家科学技术学术著作出版基金资助,且已经出版,贺普仁做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梦想终于实现了!